中國夢系列白酒
    酒中仙系列白酒
    生態原漿系列白酒
    國緣系列白酒
    2019年3d直选号493
    卡斯特系列紅酒
     
      南京酒中仙酒業有限公司
    地址:南京市秦淮區虎踞南路47-10號
              (虎踞南路建鄴路站)

    手機:139-139-85-400
    共享盛世南京  追求不斷成功
     
      詳細內容
     
    白酒業將在3-5年后現并購重組高潮

          數據統計顯示,15家白酒上市公司上半年業績整體“淪陷”,包括貴州茅臺在內所有的白酒上市公司上半年凈利潤均呈現負增長。

      據Wind資訊數據統計顯示,15家白酒上市公司上半年實現營業總收入合計為489.82億元,平均同比增幅為-21.05%;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合計為164.44億元,平均同比增幅為-103.74%。其中,皇臺酒業、酒鬼酒、水井坊3家公司發生虧損,它們的凈利潤分別為-488.94萬元、-4447.30萬元和-1.22億元。另外,上半年凈利潤降幅超過四成的公司有8家,分別是皇臺酒業、酒鬼酒、水井坊、金種子酒、山西汾酒、沱牌舍得、老白干酒、瀘州老窖,在報告期內,凈利潤同比增幅分別為-732.19%、-244.78%、-190.78%、-81.92%、-63.47%、-62.94%、-49.36%和-47.23%。

      對此,白酒上市公司在中報業績說明中也有清晰的認識:“業績下滑主要是白酒市場持續深度調整所致?!?

      事實上,自中央“八項規定”實施至今,白酒行業調整已經進入第三個年頭,這期間無論是一線品牌,還是二、三線品牌,無一幸免都遭遇了業績下滑。面對行業的調整,白酒企業也明白了“唯變方生”的道理,都在積極探索變革之法,進行自救。

      在白酒專家肖竹青看來,白酒上市公司業績表現充分體現了當前白酒業的現狀,此輪行業調整已經讓白酒企業開始傷筋動骨,未來,酒企面臨的困難將更大。而從主動降價,到擁抱互聯網進行渠道變革,再到資本運作籌備上市,白酒行業探索自救的腳步從來就沒有停止過。無論是五糧液的跨界玩法,還是茅臺、瀘州老窖的個性化訂制,抑或是洋河大舉布局O2O戰略,眾酒企都在進行多元化布局、多樣化營銷,盡管探索之路很難,但還是取得了些許成效。

      但是,業內人士也指出,行業的調整還需要3年-5年的時間,對于那些在白酒黃金期艱難發展起來的次高端白酒企業,在一線名酒企業價格和服務下沉時,它們接下來的日子將更加困難,吸引戰略投資者也是企業為了“活”下去而進行的不得已選擇。

      引入戰略投資者

      短期內可緩解生存壓力

      其實,在沱牌舍得與金種子酒發布引入戰略投資者之前,市場上就有傳聞稱酒鬼酒大股東變動,中糧將間接控股酒鬼酒。這一消息也讓公司股價在二級市場上出現大漲。這也充分說明,在酒類上市公司遭遇行業調整?;?,市場看好新鮮血液的注入。

      根據沱牌舍得公告顯示,公司接到實際控制人射洪縣人民政府通知,擬引進戰略投資者對公司進行戰略重組。雖然引入戰略投資者對沱牌舍得來說已經是舊聞,之前公司也曾公告過,市場早有預期。不過,沱牌舍得此次的公告仍然引發資本市場對它的追捧,股價在利好消息面前高開高走。

      對于金種子酒引入戰略投資者一事,市場有傳聞稱,復星集團旗下機構有望通過股權轉讓等方式從金種子集團手中接手后者所持有的金種子酒的三分之一左右的股票。金種子集團目前持有金種子酒32.07%股權。也就是說,復星集團旗下機構有望獲得金種子酒約10%的股權,成為金種子酒的第二大股東。

      雖然引入戰略投資者計劃,上述兩家企業目前沒有給出最終的官方方案,但是,市場上有不同的解讀。在國企改革大背景下,國有白酒企業引入戰略投資者也是順勢而為。也有言論稱,這是因為酒企在此輪調整中缺乏現金流,為了生存不得不引入戰略投資者。

      對此,中投顧問食品行業研究員梁銘宣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酒企引進戰略投資者對于白酒企業擺脫當前困境、盡快走出調整期是有利的。因為整個白酒行業中除貴州茅臺等個別企業業績能實現增長、市場表現尚好外,多數企業都面臨業績下滑、競爭日趨激烈等困境。因此資金、渠道、人才、管理經驗等外援非常重要。

      業外資本依然青睞酒行業

      將現兼并重組潮

      事實上,業外資本對酒行業一直看好,之前聯想集團旗下公司豐聯集團收購了四家酒企,維維股份也想把酒板塊打造成公司的主要利潤點。雖然酒行業進入深度調整期,但種種跡象表面,業外資本對酒行業的熱情依然存在。那么,在這樣的歷史節點上,白酒行業的兼并重組時機是否來臨?

      在酒類專家鐵犁看來,白酒不是生活中的必需品,它應該最早市場化。但是,多數酒企都是國有企業,市場化程度不高。不過,在產業調整的大背景下,白酒行業的格局會產生重大變化,一線名酒茅臺和五糧液等受行業影響相對較小,但是其它品牌(次高端白酒品牌)在行業調整期受到的影響較大,因此,這些企業進行改制是必然趨勢。

      鐵犁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促成酒企引入戰略投資者有多方面的原因,有行業調整的因素,也有國家針對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關系。總體來說,酒企引入戰略投資者,一是政府有意愿;二是企業的管理團有意愿;三是收購方也有意愿。滿足這些條件,企業引入戰略投資者就會順理成章。

      同樣,在梁銘宣看來,白酒企業引進戰略投資者基于兩個背景:一個是此輪國企改革浪潮,另一個是白酒行業的調整期。就引入資本而言,理應是具有資金、人才或者是渠道資源的資本或者企業。一方面,業內多數白酒企業業績下滑,而當前又處于調整期的激烈競爭,因此資金注入以加強營銷、搶占市場是十分有必要的;另一方面,隨著白酒行業消費群體發生改變,渠道的改變較為重要,不排除企業引進民資以拓展渠道,如電商資源。

      行業調整以及政府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促成酒業兼并重組的外在因素,那么,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白酒行業是否像啤酒行業那樣加速兼并重組的進程呢?

      在鐵犁看來,在行業調整前,兼并收購酒企的成本非常高,如今,酒行業的深度調整將改變部分酒企的命運,此時進入酒企的成本比以往要低很多。另外,在政府倡導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大背景下,業外資本進入白酒企業有了前提條件?!岸唐誒純?,引入戰略投資者補充現金流,會讓部分企業活下來。而從長期來說,新的管理團隊和管理理念會促進公司的健康發展,不過,近期內不會出現大面積的兼并重組,未來3年-5年內白酒行業將出現兼并重組高潮”。 

     
     
     

    Copyright © 2014    南京酒中仙酒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